"

电竞菠菜APP下载

"

貴州省“十四五”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規劃

  發布時間: 2022-04-11 17:05 字體:[]

貴州省“十四五”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

環境保護規劃

貴州省生態環境廳 貴州省水利廳

20221

目 錄

前 言 I

第一章 現狀與形勢 1

一、基本情況 1

二、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現狀 2

三、“十三五”主要工作成效 4

四、存在的主要問題 7

第二章 總體要求 11

一、指導思想 11

二、基本原則 11

三、規劃范圍 12

四、規劃時限 12

五、規劃目標 12

第三章 合理優化飲用水水源地布局 14

一、加強骨干水源建設 14

二、加強水網連通互濟 15

第四章 深化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 16

一、嚴格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分、調整、取消 16

二、完善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基礎設施 16

三、實施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鞏固提升工程 17

四、推進飲用水水源地生態修復 18

第五章 不斷提升水源地監管能力 20

一、提高水源地監控水平 20

二、加強水源地風險應急防護 22

三、強化水源地精細化管理 23

四、提升水源地信息化監管水平 23

第六章 重點項目及投資估算 25

第七章 保障措施 26

一、加強組織領導 26

二、強化資金保障 26

三、強化監督考核 26

四、促進公眾參與 27

前 言

飲水安全關乎人民群眾身體健康,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工作。2018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和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指示,要打好水源地保護攻堅戰,并強調飲水安全是人民生活的一條底線,要確保所有城鄉居民喝上清潔安全的水。2020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明確,推進城鄉供水一體化和人口分散區域重點小型標準化供水設施建設,加強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保護好飲用水水源地生態環境,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具體實踐,也是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重大決策部署的具體行動。

省委、省政府歷來重視飲用水源保護工作,將其作為水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重中之重。省主要領導先后對飲用水水源地保護作出重要指示批示。2018118日,時任省長貽琴同志指示,貴州環境問題,水是重中之重;水的問題,飲用水是重中之重。近年來,省直有關部門及地方政府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和省委省政府關于打好水源地保護攻堅戰工作部署和要求,明確飲用水水源保護目標,細化污染防治措施,強化環境執法監管,著力推進水源地規范化建設,飲用水源地保護工作取得了明顯成效。

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視察貴州重要指示精神,奮力在生態文明建設上出新績,根據省政府工作安排,省生態環境廳會同省水利廳編制《貴州省“十四五”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規劃》(以下簡稱《規劃》),對“十四五”時期深化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攻堅戰和水源地規范化建設做好總體謀劃。

第一章 現狀與形勢

一、基本情況

(一)自然地理

貴州簡稱“黔”或“貴”,位于我國西南部,地處云貴高原東部,介于東經103°36′~109°35′、北緯24°37′~29°13′之間,東靠湖南、南鄰廣西、西毗云南、北連四川和重慶,東西長約595 千米,南北相距約509 千米,國土總面積17.62 萬平方千米。地勢西高東低,平均海拔在1100 米左右,屬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巖溶出露面積占全省國土總面積的61.92%。屬亞熱帶濕潤季風氣候,大部分地區年均溫度14℃~16℃,年降水量一般1100~1400 毫米,年日照時數1200~1500 小時。

(二)水資源

貴州省分屬長江流域和珠江流域,以中部偏南的苗嶺為分水嶺,北部屬長江流域,面積占全省65.7%,包括烏江水系、洞庭湖(沅江)水系、牛欄江和橫江水系、赤水河和綦江水系;南部屬珠江流域,面積占全省34.3%,包括南、北盤江水系、紅水河水系、柳江水系。全省多年平均水資源量為1062 億立方米,人均水資源量約3000立方米,是全國平均水平的1.4 倍。

(三)社會經濟

2020年,全省年末常住人口3858萬人,城鎮人口2050.53萬人,農村人口1807.47萬人,城鎮化率53.15%。全省地區生產總值17826.56億元,比上年增長4.5%。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2539.88億元,增長6.3%;第二產業增加值6211.62億元,增長4.3%;第三產業增加值9075.07億元,增長4.1%,三次產業結構14.2:34.8:50.9

(四)水資源利用

截至2020年底,全省已建在建水庫3000余座(含水庫電站),還建成一批引提調水工程、地下水利用工程和雨水集蓄利用工程,供水能力達到126億立方米。2020年,全省供用水量90.08億立方米,水資源開發利用率6.8%,全省人均用水量為234立方米/人,城鎮居民生活人均日用水為117/·日,農村居民生活人均日用水為79/·日。

二、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現狀

(一)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1概況

截至2020年底,全省共有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3298個。其中,中心城市28個(湖庫型水源地22個,占比78.6%;河流型5個,占比17.8%;地下水型1個,占比3.6%);縣級156個(湖庫型水源地105個,占比67.3%;河流型32個,占比20.5%;地下水型19個,占比12.2%);千噸萬人水源2254個(湖庫型水源地111個,占比43.7%;河流型52個,占比20.5%;地下水型91個,占比35.8%);鄉鎮級933個(湖庫型水源地217個,占比23.3%;河流型376個,占比40.3%;地下水型340個,占比36.4%);農村1927個(湖庫型水源地155個,占比8.0%;河流型454個,占比23.6%;地下水型1318個,占比68.4%)。按使用狀態分,全省在用水源地3117個,備用/待用32個、在建81個、停用68個。全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供水服務人口3279.63萬人,占全省總人口的85.01%;其中,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供水服務人口1928萬人,占總供水人口的58.78%;鄉鎮供水服務人口808.44萬人,占總供水人口的24.52%;農村供水服務人口543.19萬人,占總供水人口的16.56%。

(二)水質狀況

2020年,全省納入監測的24個中心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為100%133個縣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為100%870個鄉鎮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中有48個存在超標情況,超標因子主要為pH、總磷、溶解氧、鐵和鋁,水質達標率為94.48%;476個農村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中有30個存在超標情況,超標因子主要為溶解氧、鋁、肉眼可見物、渾濁度、鐵,水質達標率為93.69%。

(三)富營養化狀況

2020年,全省納入監測的382個湖庫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中,有26個處于輕度富營養水平,有354個處于中營養水平(其中富營養狀態指數(TLI(∑))3大于45的中營養水源地共有70個),2個處于貧營養水平。

三、“十三五”主要工作成效

省委、省政府歷來高度重視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十三五”時期,省政府先后多次召開常務會、專題會對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工作進行研究。各級各部門及地方政府認真落實省委、省政府工作部署和要求,聚焦飲水安全,堅持問題和結果導向,細化工作措施,先后組織實施了《貴州省進一步加強城鄉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管理工作方案》(黔府辦發〔201720號)《關于進一步開展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工作的通知》(黔環通201938號)《貴州省飲用水水源環境保護辦法》等,將飲用水源環境保護工作作為全省一項重大民生工程狠抓落實,特別是將農村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生態環境保護作為全省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同步小康的主要任務和重點工作進行安排部署,扎實推進,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工作取得明顯成效。

一是法治機制建設逐步完善。省級層面,修訂實施《貴州省水資源保護條例》《貴州省紅楓湖百花湖水資源環境保護條例》和《貴州省夜郎湖水資源環境保護條例》等地方法律法規,省級飲用水源保護制度不斷完善;地方層面,制定實施《遵義市市轄區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畢節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銅仁市農村飲用水管理條例》等地市級水源保護條例,為地方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監管提供了有力法律支撐。探索建立飲用水水源地生態補償機制,出臺《黔中水利樞紐工程涉及流域生態補償辦法(試行)》,組織貴陽市和安順市開展紅楓湖生態補償試點。編制實施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突發環境事件應急預案,建立了政府層面的應急指揮協調、聯動、響應、信息管理、應急監測、風險排查、處置保障、培訓演練等機制。

二是環境綜合整治成效明顯。截至2020年底,全省1874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劃定保護區。其中,中心城市、縣城、鄉鎮及千噸萬人水源的保護區劃分率均為100%。“十三五”期間,累計投入17.04億元中央和省級專項資金用于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和整治。

2017年,開展24個中心城市水源地整治專項行動。建成隔離圍網100余公里;搬遷水源地保護區內原住民6700余戶約21000人,拆除房屋面積約101萬平方米;拆除違章碼頭1座;關停、取締、搬遷較大規模企業20家,清除、取締畜禽養殖戶逾200,清理處置家禽100余萬羽。

2018年,開展縣級地表水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搬遷保護區內房屋669棟,流轉土地1700余畝,完成6200余戶居民生活污染治理;整治交通穿越等線性工程570余公里;拆除工業企業排污口5個,基本完成縣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

2019年,集中開展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攻堅行動,完成1321個環境問題整治。

十三五”期間,中心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穩定保持在100%,縣城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由2015年的98.3%提高至2020年的100%

三是供水能力取得重大突破。全省已建水庫2600余座,水利工程設計供水能力達126億立方米,城鄉供水能力明顯增強,工程性缺水問題得到初步解決。“市(州)有大型水庫”穩步推進,6個市(州)有已建、在建大型水庫,遵義市觀音水庫、銅仁市花灘子水庫、黔東南州宣威水庫前期工作取得階段成果。“縣縣有中型水庫”基本實現,76個縣(市、區)已有中型水庫投運,其余12個縣有中型水庫在建;“鄉鄉有穩定水源”進展順利,所有解決未達到穩定供水水源標準鄉鎮的供水水源均已開工。

四是水源地水質監測能力大幅提升。按照做強市(州)級監測站,做實縣(區)級監測站要求,省生態環境監測中心和各市(州)生態環境監測中心均具備109項全分析水源水質監測能力。建成130個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自動監測站,對飲用水水源地水質實時開展監測。

五是水源地水質監測機制逐步完善。“十三五”時期,對縣級及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每月開展一次水質監測,并向社會公布水質監測結果。2018年以來,對鄉鎮級水源地每季度開展一次水質監測。建立農村飲水水質保護協調機制,水務、衛生健康和生態環境部門對農村飲用水水源水、出廠水和管網末梢水定期聯合開展水質監測,農村飲水水質監測得到有效加強。

六是水源地環境管理切實加強。完成180個縣級以上、207個千噸萬人和1134個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邊界矢量化。通過無人機航拍、衛星圖片分析和現場踏勘完成保護區內污染源、風險源摸排,建立完善1521個水源地“一源一檔”。實施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采測分離,基本掌握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狀況。規范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劃分、調整、取消程序,明確各有關部門職能職責。完成全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大數據管理平臺建設,著力推進飲用水水源地信息化管理系統基礎數據庫構建和監控信息采集。

四、存在的主要問題

十三五”期間,全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取得了明顯成效,但仍然存在環境風險隱患、規范化建設推進不力以及供水保障不充分等問題。

一是水資源合理配置格局尚未形成,供水保障程度較低。中型及以上水庫支撐不足。全省有調蓄能力的中型及以上水庫供水能力僅占總供水能力的四分之一,特別是戰略性、全局性的大中型骨干水源工程較少。水資源調配能力有待提高。大多水庫未能充分連通互濟,未形成區域供水網絡保障,城鄉供水一體化推進滯后,導致水資源綜合調配能力弱。水資源開發利用率較低。2020年全省供水量和用水量均為90.08億立方米,水資源開發利用率僅為6.8%,不到全國平均水平的50%,其中,生活用水18億立方米,人均綜合用水量為234立方米,僅為全國人均綜合用水量的57%

二是水源地規范化建設有待鞏固提升,仍然存在環境風險隱患。城市應急備用水源建設滯后,現有應急備用水源均是多水源之間的互為應急備用。部分水源保護區環境問題整治不徹底,違法違章建設項目尚未徹底清除。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農村生活污染治理水平不均衡,縣城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周邊農村生活污水基本得到治理,但部分鄉鎮及農村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生活污染未得到全面治理,已完成污水治理的自然村數僅為保護區內自然村總數的14.57%,部分已建污水處理設施運行效果不佳,缺乏運維保障長效機制。畜禽養殖污染風險較大,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存在畜禽散養,其污染防治水平普遍較低。水源地農業面源污染隱患還未根本消除,多數水源一級保護區內還存在農業種植和經濟林。部分湖庫型水源地存在富營養化風險,26個湖庫型水源地綜合營養狀態指數TLI(∑)大于50,屬于輕度富營養化,中營養水平的湖庫型水源地中有70TLI(∑)大于45,存在向富營養化轉變的風險。

三是部分水源保護區劃分不規范,未能達到有效保護水源的目的,需進行優化調整,如銅仁市松桃縣大告村棚井等19個飲用水源保護區取水點位置偏移或不在保護區內,畢節市納雍縣曙光鄉樹旮沖等10個河流型水源存在類型(地表水型或地下水型)識別不精準。部分水源地因供水格局或水源類型調整,原保護區范圍也應進行相應調整。

四是水源地監督管理長效機制尚未健全,精細化管理水平亟待加強。縣鄉兩級生態環境監管能力普遍較為薄弱,生態環境監測監管與信息化建設滯后。部分縣(區)委托第三方監測,存在對第三方監管不到位,數據審核把關不嚴,導致部分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源地水質監測數據質量不高。各級監測部門應急監測能力不足,無獨立的應急監測部門和應急監測專業技術人員。水源地監管人員管理水平參差不齊,數字化、信息化管理水平有待提高。

五是水源地保護機制創新活力不足,不能妥善處理保護和發展之間的關系。水源地生態補償制度仍在探索階段,市場機制尚不完善,價格、財稅、金融等經濟政策不健全。部分區域存在礦權壓覆水源保護區問題,屬地政府保護水源地和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尚未妥善處理。

六是水源地大數據共享機制尚未健全,數據價值未充分挖掘。雖已建立水源地基礎資源管理大數據平臺,但平臺數據共享機制尚未健全,未能實現與相關數據庫互聯互通和交換共享。同時,對已有數據資源研究不深,未能較好利用數據為管理做好支撐,數據價值未得到充分挖掘。

第二章 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視察貴州重要講話精神,牢牢守好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著力解決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工作中存在的突出環境問題,優化全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布局,逐步推進城鄉供水一體化,嚴格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劃、立、治、管”,持續推進規范化建設,切實提高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監管能力,保障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安全。

二、基本原則

全面規劃、合理布局。全面規劃全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建設,合理優化飲用水水源地布局,按照“城鄉一體,區域統籌,以城帶鄉,以鎮帶村”要求,因地制宜,不斷擴大統籌區域供水工程覆蓋面,構建布局合理、配置均衡、經濟可行、覆蓋城鄉的供水體系。

鞏固提升、補齊短板。鞏固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成效,提升水源地風險防范水平,強化水源地基礎設施建設和運行維護,建立運行保障長效機制,補齊鄉鎮及農村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短板。

統籌兼顧、實事求是。堅持依法依規和因地制宜相結合,按照能劃則劃、科學定界原則,積極推進農村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遵循水源地所屬區域自然環境、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人口分布等綜合因素,選擇適宜的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技術對水源保護區內生活污水進行處理。

建管并重、落實責任。落實水源地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堅持飲用水水源地建設與監管并重。加大資金投入,細化保護措施,確保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責任、項目、資金、監管“四落實”。

三、規劃范圍

全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包括中心城市、縣級、千噸萬人、鄉鎮級以及農村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

四、規劃時限

規劃基準年為2020年,規劃水平年為2025年。

五、規劃目標

全省水資源配置格局進一步完善,城鄉供水保障體系進一步提升,規劃建設貴州大水網,實現“市州有大型水庫、縣縣有中型水庫、鄉鄉有穩定水源”。

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進一步加強,中心城市及縣級飲用水水源地完成規范化建設比例維持100%,鄉鎮及農村千人以上飲用水源地完成規范化建設比例由53%提高至80%以上。

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進一步鞏固,中心城市及縣級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保持100%,到2025年,鄉鎮及農村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達95%以上。

第三章 合理優化飲用水水源地布局

一、加強骨干水源建設

加快推進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優化布局。根據“四化”用水需求,綜合考慮自然稟賦、地形地貌、用水需求、技術經濟條件等因素,加快推進一批重點水源和引提調骨干工程建設,構建貴州大水網,進一步提升全省水源工程供水保障能力。著力推進規模化集中供水。依托54個大中型水庫及81個在建大中型骨干水源,逐步取代從溪溝、山泉等取水的分散的小型水源,有效解決季節性和工程性缺水問題,提高水源地供水保障能力,進一步降低環境風險隱患,切實提高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管理效率。

大型水源工程覆蓋項目。推進夾巖水利樞紐黔西北供水工程、黃家灣水庫、鳳山水庫等續建大型水庫建設,項目建成后總庫容達15.9億立方米,興利庫容達6.41億立方米,新增設計供水量8.8億立方米。夾巖水利樞紐工程建成供水后逐步覆蓋182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黃家灣水利樞紐工程建成供水后逐步覆蓋14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鳳山水庫工程建成供水后逐步覆蓋4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劃建設一批大型水庫及輸配水網。

中型水源工程覆蓋項目。推進密槽水庫、鴨寨水庫、油啥水庫、金珠水庫等78座續建中型水庫及輸配水網建設,項目建成后總庫容達16.1億立方米,興利庫容達12.1億立方米,新增設計供水量19.5億立方米。密槽水庫、鴨寨水庫、油啥水庫、金珠水庫等78座中型水庫建成供水后可覆蓋124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劃建設一批中型水庫及輸配水網。

二、加強水網連通互濟

加強水源互聯互通。因地制宜采取城鎮供水管網延伸、跨鄉鎮集中聯片供水工程建設等措施,推進城鄉供水一體化,提升水資源綜合調配和城鄉供水安全保障能力。實施麻桿寨至西郊水廠、凱松隧道出口至松柏山水庫輸水工程、引子渡提水工程等。

強化水資源調配。依托安全、穩定、可靠的小(一)型以上水庫等規模化飲用水水源,采取蓄、引、提等措施,實現水源向多集鎮、片區供水,合理調配水資源,構建優勢互補、高水高用低水低用、飲水安全統一協調格局。以思南縣為試點,縣城河東片區依托三星水庫、雙河口水庫、爛田溝水庫,河西片區依托過水灣水庫、龍洞水庫,以及建成的集鎮供水水廠為供水節點,采取蓄、引、提等措施構建覆蓋全縣的“骨干水網”,逐步將從烏江干流取水的水源轉化為應急備用水源。

第四章 深化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

一、嚴格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分、調整、取消

嚴格劃分水源保護區。對新建、改建、擴建的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在建設期同步開展保護區的劃定或調整。根據飲用水水源地供水功能,由有關市、縣人民政府提出劃分方案,報省級人民政府或受省人民政府委托的市(州)人民政府批準。2025年前,完成農村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勘界工作,繪制保護區邊界矢量圖。

嚴格調整水源保護區。未按照《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分技術規范》(HJ338-2018)劃分的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應實地踏勘、專家論證,經有關部門核實后,由屬地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提出調整優化方案,報省級人民政府或受省人民政府委托的市(州)人民政府批準。

嚴格取消水源保護區。因供水調整,對已停止供水的水源地且替換水源已完成規范化建設并已安全供水,應經屬地有關部門核實后,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書面請示,報省級人民政府或受省人民政府委托的市(州)人民政府批準取消。

二、完善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基礎設施

規范設置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界碑界樁界標、交通警示牌、宣傳牌、隔離設施等。在一級保護區人類活動頻繁的區域設置隔離防護設施;已建成的要加強巡查、維護,及時修繕、更新破損或損毀的標志標牌和隔離防護設施;新劃分和調整的集中式飲用水源保護區,應根據批復的保護區范圍按照規范設置界碑界樁界標、交通警示牌、宣傳牌、隔離設施。實施修文縣、道真縣、綏陽縣、關嶺縣、紫云縣、納雍縣、江口縣、石阡縣、松桃縣、印江縣、玉屏縣、黎平縣、施秉縣等14個縣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提升工程。實施貴陽市清鎮市席關水庫等59個鄉鎮及農村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范化建設工程。

三、實施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鞏固提升工程

滾動推進全省中心城市、縣級、千噸萬人、鄉鎮級以及農村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鞏固提升工程。全面排查整治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的排污口、違法建設項目、規模化畜禽養殖、排污工業企業、交通穿越等環境問題。對穿越水源保護區的縣級及以上公路、道路、鐵路、橋梁等,應按要求嚴格限制有毒有害物質和危險化學品的運輸、開展視頻監控、采取應急防護措施。對保護區內原住居民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制定并實施“一源一策”整治方案。2022年年底前,完成縣級及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鞏固提升工程。完成“千噸萬人”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鞏固提升工程。2023年年底前,完成鄉鎮及農村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整治鞏固提升工程。實施安順市夜郎湖周邊農村環境綜合整治等31個項目,建設農村污水處理設施,標準化糞池,人工濕地處理系統以及配套管網等,對農村污水進行收集處理;配套垃圾箱、垃圾池以及垃圾轉運車輛,對保護區內農村生活垃圾進行收集處置。

四、推進飲用水水源地生態修復

開展水生態安全調查與評估。優先在貴陽市紅楓湖、百花湖、北郊水庫,六盤水市雙橋水庫、玉舍水庫,遵義市中橋水庫、海龍水庫、紅巖水庫,安順市夜郎湖,畢節市倒天河水庫,黔南州茶園水庫,黔西南州興西湖水庫等中型湖庫開展水生態安全調查與評估,逐步推廣到其他水源地。

建設人工濕地。對自然地理條件允許的水源地,鼓勵在水源地主要河流匯入庫區等區域建設人工濕地,改善入庫河流水質。在宋家沖河匯入百花湖區域建設人工濕地,改善宋家沖河入湖水質。

建設和修復水源涵養林。在水源涵養區采取封育自然修復和人工林草建設相結合的保護措施,構建環湖庫喬--草湖濱緩沖帶復合生態系統,提高生態系統水源涵養功能。鼓勵地方政府對水源保護區內的荒地、坡耕地等實施植樹造林開展生態修復。

實施化肥農藥減量。對水源保護區內的耕地采取測土配方施肥、使用緩釋肥、選用低毒農藥,鼓勵發展有機農業,逐步推進一級保護區內的耕地進行流轉,降低農業面源污染風險。

第五章 不斷提升水源地監管能力

一、提高水源地監控水平

(一)持續開展水源地常規監測。嚴格執行飲用水水源水質監測機制。縣級及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開展1/月水質常規監測(地表水28項,湖庫型水源地增加葉綠素a和透明度2項,地下水39項),中心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開展1/年水質全分析監測(地表水109項,地下水93項),縣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開展1/兩年水質全分析監測,并定期公開水質監測結果。鄉鎮及農村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開展1/季度水質常規監測,并定期公開水質監測結果。

(二)不斷提升生態環境監測能力。進一步提高縣級以上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監測能力,配套完善環境監測設備。推進黔東南州南部片區洛貫區域環境監測中心建設,實施黔東南州凱里、天柱生態環境監測中心實驗室提升項目,以及銅仁市監測中心提升項目和遵義市余慶縣、習水縣,黔西南州望謨縣、黔南州貴定縣環境監測中心能力提升項目。完善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自動監測站建設,加強自動監測站運維和管理,確保監測數據及時有效上傳。新建夾巖水庫、紫云縣黃家灣水庫、關嶺縣小魯灰水庫等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質自動監測站。完成應急監測能力建設,縣級站建立一般環境風險應急響應能力,市級中心建立較大環境風險及以上應急響應能力,同時建立省級聯動機制,省級站支援各市(州)較大環境風險及以上應急響應。

(三)提升預警監控能力。對新建成的日供水規模超過10m3(含)的河流型水源地及日供水規模超過20m3(含)的湖泊、水庫型水源地,按規范設置預警監控斷面,根據上游風險源的污染物排放特征,優化監測指標和頻次。已設置預警監控斷面的南明河、紅楓湖、汪家大井、阿哈水庫、中橋水庫、鷺鷥巖、木浪河水庫等水源地應適時開展預警監測。增設阿勒河水源(雙橋水庫)預警監控斷面開展預警監控。

(四)完善視頻監控網絡。對新建成的日供水規模超過10m3(含)的地表水飲用水水源地,在取水口、一級保護區及交通穿越的區域安裝視頻監控,日供水規模超過5m3(含)的地下水飲用水水源地,在取水口和一級保護區安裝視頻監控。已安裝視頻監控的貴陽市百花湖、紅楓湖、南明河、阿哈水庫、汪家大井、北郊水庫,遵義市中橋水庫、洛江河(紅巖水庫)、喇叭河(海龍水庫),六盤水市阿勒河水源、玉舍水庫,安順市夜郎湖、銅仁市鷺鷥巖、黔東南州金泉湖、普舍寨水廠,黔南州茶園水庫,黔西南州木浪河水庫、興西湖水庫等水源地應做好監控設備的管護,確保監控設施有效運行。推進飲用水水源地視頻監控系統與自來水廠和生態環境部門監控系統平臺數據共享。

二、加強水源地風險應急防護

(一)強化水源地環境風險防控。定期對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開展環境安全風險隱患排查,排查重點為城鎮生活污水處理廠、工業企業、畜禽養殖場、醫院、加油站、尾礦庫等固定源、流動源和非點源;排查范圍為水源保護區及其邊界上游連接水體及周邊匯水區域上溯24小時流程范圍內的水域及匯水區域。編制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及影響范圍內風險源名錄,及時開展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風險評估。

(二)提升風險應急防控能力。推廣“南陽實踐”經驗,深入分析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周邊流域水環境風險狀況,編制突發水環境事件應急應對方案,并將成果信息化。縣級及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編制專項應急預案,實施“一源一案”;縣級以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以縣級行政區域為單元編制突發環境事件應急預案,提升各級水源地應對重特大突發水環境事件能力。定期對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應急預案進行修訂并開展應急演練。加強與交通、公安等部門溝通協作,選擇高風險區域開展交通運輸事故次生突發環境事件風險防控試點示范,推進優化調整危化品運輸路線,盡量避開飲用水水源地,在事故高發路段、橋梁及關鍵途徑等建設必要的風險防控措施,完善物資裝備儲備。加強交通運輸環境風險聯防聯控,聯合開展應急培訓和演練,建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聯防聯控應急機制。

(三)加快推進縣級及以上城市備用水源建設。加快推進銅仁市兩河口和黔南州大河水庫建設。推進城區供水水源工程間連通工程建設,實現水源間互通互濟,切實提高應急條件下城市水安全保障能力。推進引子渡引提水工程、紅楓湖至花溪水庫連通工程、荔波縣城備用水源供水工程建設。

三、強化水源地精細化管理

建立完善“一源一檔”管理機制。完善已有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水源地基本信息、矢量數據、保護區劃定方案及批復、問題整治臺賬等“一源一檔”,新增的水源地及時建立“一源一檔”,調整的水源地及時更新“一源一檔”。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江保護法》規定,定期公布飲用水水源地名錄。開展全省中心城市和縣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環境狀況評估和基礎信息調查,及時掌握水源地水質狀況和環境管理情況。適時開展鄉鎮及農村千人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狀況評估。

四、提升水源地信息化監管水平

(一)強化水源地信息化監管。充分運用貴州省飲用水源地保護區管理系統,強化水源地環境管理,不斷完善水源地大數據采集、分析決策、可視化展示平臺建設,建立完善一張圖、一源一檔、水源地管理、水質監測評價、報警預警、風險防控、決策支撐等服務系統,為全省水源地信息化管理提供技術支撐。

(二)加強水源地執法監管。利用衛星遙感、無人機航拍監測等技術手段對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周邊環境狀況進行監控,及時發現環境問題并開展現場核查。按照“清單制、臺賬制、銷號制”原則,對存在問題的水源地開展集中整治。

第六章 重點項目及投資估算

規劃項目主要包括水資源優化調度、水源地規范化建設、水源地整治與生態修復三大類項目,共131個,規劃總投資估算12.86億元。其中,水源地整治與生態修復類項目97個,投資額10.36億元,占比80.64%;水源地規范化建設類項目30個,投資額2.50億元,占比19.36%;水資源優化調度類項目4個,不納入投資。

第七章 保障措施

一、加強組織領導

地方各級黨委政府是規劃實施的責任主體,要切實落實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確保規劃落實到位,要加強組織領導,明確責任,壓實各級地方政府對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保護責任,綜合運用行政、經濟、市場等各種手段,凝聚全社會力量,上下聯動,形成規劃實施合力,加快推進規劃實施。

二、強化資金保障

各級政府要將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經費列入本級財政年度預算,同時利用好中央及省級專項資金,積極引導社會資本參與飲用水水源地生態環境保護,探索在污水處理、生態補償方面引入市場機制,拓寬資金渠道,構建政府投入為主,社會廣泛參與的多元化、多渠道、多層次的資金投入機制,強化資金保障。

三、強化監督考核

加強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工作監督檢查、績效評價和考核工作,將規劃指標、重點任務、重點項目完成情況等納入考核范圍,建立調度工作機制,定期對有關工作進展情況進行調度,針對水源地的動態變化情況進行及時更新調整,確保規劃順利實施。

四、促進公眾參與

加強飲用水水源地生態環境保護的政策解讀和宣傳教育,引導民眾自覺參與水源地保護。利用主要媒體、政府網站及微博、微信等形式宣傳報道水源地保護情況,接受社會監督,建立違法行為舉報機制,鼓勵群眾監督、舉報,邀請媒體、公眾參與執法檢查,提高公眾參與飲用水水源地保護的意識。

1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進入輸水管網送到用戶和具有一定取水規模(供水人口一般大于 1000 人)的在用、備用和規劃水源地。

2千噸萬人水源:實際供水人口在10000人或日供水在1000噸以上農村水源地。

3富營養狀態指數TLI(∑):用以說明湖泊富營養狀態情況,TLI(∑)<30為貧營養,30≤TLI(∑)≤50為中營養,TLI(∑)>50為富營養,其

中50<TLI(Σ)≤60為輕度富營養,60<TLI(Σ)≤70為中度富營養,TLI(Σ)>70為重度富營養。


电竞菠菜APP下载